首頁 河大新聞網 文藝園地 正文

《談美》——借你的眼,看看眼前的詩與星光

《談美》——借你的眼,看看眼前的詩與星光

作品簡介:本書是朱光潛先生建立其早期美學理論體系的重要著作之一。全書從“談美”“免俗”,“人心凈化”的目標出發,順著美從哪里來,美是什么及美的特點這一脈絡層層展開,娓娓道來,抒發了這位美學大家的人格理想,審美理想,提出了他的美學研究的理想目標,即“人生的藝術化”。

該書滲透了朱光潛先生對藝術與人生關系的深刻體悟。作者以一種對老友交談的語氣平淡道出,其瑰麗思想在清新質樸的文字中緩緩流淌,有如“風行水上,自然成紋”,而其在全書最末喊出的“慢慢走,欣賞啊!”則更具振聾發聵之用,無怪乎該書一直被視為“科學性,普及性的經典之作。”

作者簡介:朱光潛(1897年-1986年),出生于安徽桐城(今樅陽麒麟鎮岱鰲村朱家老屋),筆名孟實、孟石,中國美學家、文藝理論家、教育家、翻譯家,中國現代美學奠基人。是北京大學一級教授、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,全國政協二、三、四、五屆委員、六屆常務委員,民盟三、四屆中央委員,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委員會委員,中國外國文學學會常務理事。朱光潛1925年出國留學,先后肄業于英國愛丁堡大學、倫敦大學,法國巴黎大學、斯特拉斯堡大學,獲文學碩士、博士學位。1933年回國,先后在國立北京大學、國立四川大學、國立武漢大學、國立安徽大學任教。朱光潛主要編著有 《文藝心理學》、《克羅齊哲學述評》、《西方美學史》等,并翻譯了《歌德談話錄》、柏拉圖的《文藝對話集》、G.E.萊辛的《拉奧孔》等作品。

 

推薦理由:“我們活著只為的是去發現美。其他一切都是等待的種種形式。”紀伯倫如是說。那么,美學究竟是什么?我們又該怎樣研究和創造美?作為公認的“科學性,普及性的經典之作,朱光潛先生的《談美》或許能讓人初步明白一些“美”的事情。

作品寫成于1932年,現在回首當是半個多世紀以前的風雨飄搖的亂世。然而朱光潛老先生對于當時“現世只是一個密密無縫的利害網,一般人不能跳脫這個圈套,所以轉來轉去仍是被利害兩個大字系住”的診斷卻讓人心頭一震,因為依稀看到了當代社會中你我他的影子,因而讀這本書時完全沒有回望“遠古經典”的距離感,反倒對其中舉出的很多例子都頗有感觸,而那些精妙觀點也覺得依舊受用。

“人心之壞,由于未能免俗”,而“俗,無非是缺乏對美的修養”,“假若你看過以后,看到一首詩、一幅畫或是一片自然風景的時候,比較從前感覺到較濃厚的趣味,懂得像什么樣的經驗才是美感的,然后再以美感的態度推到人生世相方面去,我的心愿就算達到了。”帶著這樣的深沉憂慮和責任感,作者化身一位深諳世間“學生們”的老教師,先是精心地為每一章尋了一句詩詞格言作為主標題以引出論點,比如“希臘女神的雕像和血色鮮麗的英國姑娘——美感與快感”、“靈魂在杰作中的冒險——考證、批評與欣賞”、“不似則失其所以為詩,似則失其所以為我——創造與模仿”等等,完完全全把“美學”這樣看似無聊又艱澀的學術研究拉到了我們身邊。待學生們興致盎然地走進課堂坐定后,便開始旁征博引古今中外的實例和觀點,把它們謄寫在黑板上,有的當槍有的作靶,一句一句耐心地分析。內容是讓人茅塞頓開的精粹見解,語言又極其通俗,沒有艱深晦澀的專業詞匯,也沒有玄而又玄的復雜邏輯。只是一位長者在用最通俗的語言諄諄地傳授經驗,同時又不時停下來向你微笑著點點頭,鼓勵著你繼續在追求“美”的道路上走遠一點,再走遠一點。

除了深入淺出的語言,作為一本純文學理論著作,本書還有一大特點——系統性。全書對于“美學”的探討大致分為三個部分,分別是“美感和美是什么(又不是什么)”、“如何欣賞美”以及“如何創造美”,層次非常清晰。每一個方面解釋完畢,在下一章的開頭又會做一個總結,再對接下來的研究的問題也會列出提綱,對于初識美學的人來說,如此細致明了的講解實在是不可多得的福利。

在終于探討清楚關于“美學”的問題后,我本以為先生也應就此擱筆,推推眼鏡道一聲“下課”,他卻在最后一章又拋出了一個震耳發聵的觀點——“人生的藝術化”。朱自清先生稱其為“孟實先生自己最重要的理論”。是啊,詩意地棲居在這或許并不完美的世上,這不僅是孟實先生自己學美、給大眾講美的經驗和初衷,更是古今中外多少人奉以畢生追求的理想。在他看來,過一世生活好比做一篇文章,完美的生活都有上品文章所擁有的美點。比如,“藝術的完整性在生活中叫做人格”;比如,“在生生不息的情趣中我們可以見出生命的造化,把這種生命流露于語言文字,就是好文章;把它流露于言行風采,就是完滿的生命。”;又如,“偉大的人生和偉大的藝術都要同時并有嚴肅與豁達之勝”。此外,他認為實用的“真”、道德的“善”,其實最終的歸宿都是“美”,并在最后引用阿爾卑斯山腳下的路牌作為最后一句叮嚀:“慢慢走,欣賞啊!”至此可見,前文所提出的“美感的心態”,也就是類似道家“無所為而為”的想法,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,以“成全生命的美感”的態度來為人處世,一方面便不會拼命用功只為成為“精致的利己主義者”,另一方面也能在庸擾繁雜的世間多一分清凈和享受。

全書都在“談美”,然而自始至終都沒有對“美”下一個定義,更沒有“遵守這十二條規定,讓你三天讀懂美”這樣的速成套路。其實,與其說本書在“鉆研美學”,不如說是“藝術欣賞”,甚至就是“修身養性”。書中提出過一個問題,大致是為什么我們看著眼前只覺得茍且,而詩和故事只生長在遠方?為什么人常是不滿自己的境遇而羨慕他人的境遇?為什么酸辛的遭遇時過境遷后還會變成讓人含笑的回憶?孟實先生解釋道,那是由于這些“都好比站在陸地上遠看海霧,不受實際的切身的利害牽絆,能安然自在地玩味目前美妙景致。”推而廣之,美和實際人生、與實用世界總有一定距離,只有暫時跳出實用的心態,以“無所為而為”的精神欣賞它們本身的形象,才能現出事物本身的美。感謝,真的感謝,因為您的引導,我自認離那個更美的世界更近了一點;因為借您的眼,我看到了眼前也有熠熠生輝的詩和星光。

 

0

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我要報料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

Copyright 2009-2011 news.hbu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 Best view 1440*900

河北大學新聞中心版權所有,北京中科之源技術支持

冀ICP備05007415號

李逵劈鱼打鱼机